斯文败类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6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5987
阅读:7回复:0

感谢明亮的悲哀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6-12 18:54

 

  在一年又三年的时间里,我总是无可奈何的悲哀。光阴与蹉跎在我手心上蛮横的刻下一络一络坚韧而倔强的痕迹。人是种奇怪的动物,在马不停蹄的追赶里一路遗失美好。

  在世情瞬息万变的空间里,我微不足道的力量让我不得不选择缄默。站在高山之颠,把生活推向深渊,我是那么热情的绝望。

  长期穿行在城市中,对城市有了呕吐感。就像长期的快餐生活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城市永远是原来的模样,一副挂在脸上的笑容,与一些人擦肩而过时的孤独和寂寞。

  在我默许的生活方式里,灰唳的太空,一些光怪陆离的行装,在我望向天空的时候,一点一点的虚化。有时候,孤独写在了前头,留下了一段短暂的空白。在作家灵感涌泉般不可竭止时,心也会在来往的思想间伤痕累累。

  我曾经想过逃离,就是风向迷离的秋天,大雁已经开始大声的吼叫,它们需要南迁,回归是他们惟一的生存结局。可是冬天总是在孤独中放肆,硬生生将他们扯下,不让他们飞,也不再让他们叫了。在命运神秘的感召下,我听见了上帝与魔鬼的对话,这注定是一个无法解决的轮回,从创世纪开始的迷惘。

  与其在让人难以负荷的无聊里郁郁寡欢,那为什么不自己破茧而出,撕毁虚构的高墙?!就在幻象里,迷失自己。

  不知道是耶和华的宽仁纵是撒旦的蛮怄,创造一个让凡是有思想的家伙都难以忍受的仁义道德的世界,这样消极的思想也只能在没人的夜里跳动不安而已,只是在无法重荷的恶梦里挥洒自如,英勇无敌。在苍茫的昼,我总是低下天天习惯8小时骄傲的头颅,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周遭静涩的一切。

  在经过细节性修饰的一切,总是圆滑的让人有想砸烂将其看透的冲动,在上天看VC如何PK白癜风患者管辖的范围里风平浪静的可怕,我终于知道我是什么人了,我想我前生一定是个喜欢喧吵的武士,要不我怎么会那么可能身边发生点荒衍谬误的事情发生呢?

  人在陷入孤独的时候,注定一生会在纠缠不清中寿终正寝如果老年人不慎患上白癜风怎么办。不过这比生死祸来的好,让人容易接受死亡是解脱的论理。

  我喜欢去十分茂密的树林,那里有高大,布漫天空的树干和树叶,像厚实温暖的手,在独自的午后,一个人享受这份在争吵里奢侈的安宁。

  我是个比较知足的人,所以在这防秋干你可从食上来疗般无趣的生活里,我依旧扮演着我虔诚教徒的角色,为生活而感谢。感谢我有健康的身体,与不错的物质生活,也要感谢一切需要感谢的注定的人。悲哀,是我悲哀时喜欢默念的悲哀。太阳下,有我蝙蝠明亮的悲哀,直至暮色,所以要感谢,感谢悲哀。

    

我是那么热烈地绝望.
游客

返回顶部